我院首例试管婴儿诞生

文章来源:南京大学医学院发布时间:2013-08-05浏览次数:2

幸福梦从这里飞翔

——写在南京总医院首例试管婴儿诞生的日子里


   “呱呱……”7月8日14时,伴随着阵阵清亮的哭啼声,我院首例试管婴儿宣告诞生。凝望着襁褓中这对龙凤宝宝,孩子的母亲余女士喜极而泣,“感谢南京总医院,是你们让我圆了多年的‘孕育梦’!”
   “孕育梦”,是每个家庭的幸福梦。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,对于大多数年轻育龄夫妇来说,也许都是顺理成章的事,可家住安徽泗县的卢灿峰、余红英夫妇(化名),却走过了备受煎熬的5年。小卢和小余在2007年6月步入婚姻的殿堂,双方的老人们都指望着能够早一天抱上孙子。尽管夫妻俩恩爱甜蜜,如胶似漆,可就是没能如愿孕育“下一代”。小两口不得不辗转全国各地,四处求医,试遍了各种中西医疗法,始终不见成效,近乎走到了绝望的边缘。无奈之下,他们只好领养了一个孩子。可没过多久,孩子莫名晕倒,口吐白沫,浑身抽搐,送往医院后被确诊为先天性癫痫。一连串的打击,让他们愈发渴望拥有自己的宝宝。
去年10月,一次偶然的机会,夫妻俩得知南京总医院新成立了生殖医学中心,抱着最后的希望,二人赶来南京求医。经检查得知,男方患有极度少弱畸型精子症,女方的卵巢储备功能下降,自然怀孕的概率几乎为零。专家反复论证,制定出了个性化的诊疗方案:运用国际上最先进的微刺激方案和第二代试管婴儿技术,实施辅助生殖。11月12日,这个家庭传来好消息,小卢夫妇终于当上了“准爸爸”、“准妈妈”。
    从去年6月28日生殖医学中心正式成立,到11月12日第一例试管婴儿成功受孕,短短137天,记录着南总的速度,承载着南总的高度。然而,幸福背后的故事,总是充满着苦涩。
    起步维艰。在中心成立的一个多月里,各种困难和挑战接踵而至:学科起步晚,难以形成自身特色;技术仍停留于理论阶段,各种试验的失败率较高;各种规章制度近乎白纸,亟需建立完善;患者数量偏少,病种研究难成规模……回忆起当初的困境,生殖医学中心姚兵主任感慨万千,“是医院党委无微不至的关怀,让中心在短期内走出了低谷。”
    提起医院党委的关怀,姚兵如数家珍:中心成立以来,医院党委大力扶持学科建设,史兆荣院长、陈忠良政委多次来中心听取汇报,对提出的困难都是现场办公解决;王与荣副院长经常带领优生优育中心的同志进行一线指导;只要中心有需要,机关四部从来没有卡过壳、打过坝,在人力物力上一路绿灯;为了让大家安心做好医疗科研工作,医院发放的补贴奖金从3个月延长到6个月……
    面对关怀,唯有实干。生殖医学中心的同志们个个都卯足了劲:梁元娇副主任医师患腰椎间盘突出,每天绑着绷带上门诊、做试验;陈声容护士长强忍着骨裂的痛楚,整天忙前忙后,不顾疲倦;陈莉主治医师在下班途中被出租车撞伤,导致尾椎骨骨折,仍然坚持每周工作七天连轴转……大伙心中充满着一股信念,就是决不辜负医院党委的关心和期待,必须在最短时间内打响自己的品牌。
    风劲帆满海天阔。在医院首例试管婴儿诞生的日子里,笔者读到了这样一组数据:中心的医疗毛收入从成立至今已翻了近5倍;日门诊量从起步阶段的的10人次,上升至200多人次;通过各种医疗技术手段,已经使近千余对夫妇成功受孕,其中有63对部队不孕不育夫妇当上了“准爸爸”、“准妈妈”。优生优育,这份充满阳光的事业已越走越宽广,幸福梦正从这里展翅飞翔。